笑以苛:《我的爸爸1963》序言——写给爸爸的一封信

时间:2020-7-5 作者:evenxl

今早电闪雷鸣,狂风大作,这阵势,吓人也喜人。
上班途中落了几滴雨,风大的撑不住伞。然后,就是太阳与云朵的追逐,迷藏一般。
哎!难道就这样了,希望的大雨倾盆,只是希望。原来雷声大,雨点小不是传说。上班的日子,清闲时就是可以这样胡思乱想。
想起昨日。
阳光真是刺眼的明亮,持续的高温让我和老公生出来躲避之心。难得可以休息凑在一起,我们驱车去了后花园——水墨天山徒步道。
去过很多次,路很熟,景色也很熟。
我们散淡的走着胡扯,山里的风带着凉爽,很适意。
老公:要是我弟弟跟人打架,我肯定不问为什么直接就上去打了。
我点点头,没有表示异议。
他却向我解释:因为,不需要思考啊,这是本能反应,这就是血缘。
我心里就想,那我呢,不由自主的问来出来:那我呢?
他:要是你,我会说,你们打她干什么?
我的哼还没有发出来。
他的话在继续:你们打我呀!
我哈哈大笑起来。
他还在继续:要不我就说,使劲打,我都一直不敢打!
我笑得弯下了腰。
好不容易,停下来,却又捂着肚子笑得蹲来下去。
他也觉得好笑:你怎么了?
我笑得边喘边断断续续的:你不知道,我脑补了一下画面。你跳梁小丑一样在在旁边幸灾乐祸手舞足蹈的模样,笑死我了。

越走越远,人由多变少,最后变成空山幽谷
七月的山谷,花静的绽放,蝶无声的起舞,藏在草丛的虫儿在为生命高歌,灌木中的鸟儿也不安于自己的匿藏,唧唧啾啾。
高高伫立的是山,温柔覆盖的是草,更高的是飘浮的洁白的云朵,比云朵更高的是湛蓝的天空。可以看向很远,也可以注视脚下,有风略过,是花草树木混合的芳香,静下来,可以听到风来的方向,可以看到风路过的地方。
很多时候,我们不说话。
然而,一切那么美好!


对生活失去了希望的我晚上回房间躺尸了一整晚这两天在听陈立农的新歌《一半是我》,歌词让我想起一个人心情日记-我的三十岁
声明:本站所收录作品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