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日 那一月 那一年 那一世 (一)

我要加入 作者: 小爻 [作者入驻]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
来源:文学范网 时间:2017-12-23 13:09:15 阅读:次   收藏本文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那一夜,初相遇,中秋送礼小夜灯……

中秋团圆,阖家欢乐,长安街头花灯熠熠、人声鼎沸。

古寺一客房丫头手握月饼竟趴在桌头睡去,梦中不知是怎样光景,面上满是笑容。书案上抄了半卷的佛经被风翻得沙沙作响,墨迹未干透的宣纸被吹落一地。她身着素衣走上观景台,迎着山上寒风遥望长安繁华。

家人怕是早已在府中安享佳节,唯有她,从四品少府少监家庶女――萧锦瑟,还在这古寺抄经祈福。娘亲月余前病重离世,生为姨娘的她入不了主府祠堂,只得在这古寺寻了牌位,爹爹命她在此为娘亲、为萧家抄经祈福。她亦是愿意的,只是……

“哎……”

浅浅叹息,只怪人情淡薄。一个少监府五小姐便如此被抛弃在这寒山古寺,即便团圆夜也吃不了一顿团圆饭,偌大一个府邸,竟是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人生一世,如是来,如是去,小姐切莫徒添忧扰。”

竹叶沙沙作响,十多岁的小和尚右手提着小夜灯,昏昏烛火照亮一方净土;左手执一串念珠,颗颗光润,历经岁月净洗。

“师傅所言甚是,信女锦瑟受教。”

“贫僧法号玄净,勿扰了小姐雅致才好。”

“无妨,师父能与锦瑟一同赏月才是锦瑟的福分呢。”

“阿弥陀佛……”

月华如洗,她语调轻婉,笑颜如花;他佛珠轻转,念过佛经三千。

玄净走时留下了那盏小夜灯,“小姐既是红尘人,自要随了那凡尘礼,这小夜灯便做了那凡尘花灯送于小姐,愿小姐有个好前程。”他如是说。

锦瑟当下便愣在当场,是啊,娘亲还在世时,每年都会向祖母为自己讨来一盏花灯,便是希望花灯照亮自己的前路,有个好前程。行下欢喜,笑容便更是明媚。

“那这花灯是佛祖送与锦瑟的?还是师父送与锦瑟的?”

玄净便未作答,只念了句“阿弥陀佛”便转身离去,静谧的夜,他一身僧袍素净明亮,慢慢走远。

小小的夜灯,昏黄的烛光,照亮了锦瑟回客房的路,温暖着她有些凉凉的心。将小夜灯放置书案上,拾起满地落纸,蘸着墨,执笔摹下佛经千千……

一切自知,一切心知,月有盈缺、潮有涨落,浮浮沉沉方为太平……


那一日,两相望,苦口良药蜜入口……

山上寒气重,加之夜夜抄写佛经至半夜,锦瑟原本单薄的身体终究是抵不过病毒入体,伤寒加重,原只是轻咳几声,今日更是高烧不退。

寺院的会些医术的老方丈便遣了手下弟子送了药来,可巧送药的师父便是他――玄净。

睡眼迷离间望着玄净手执托盘立在面前,小丫头竟不在身边,以为是梦,便想闭眼再睡过去,却听耳边响起玄净低沉的声音。

“小姐身体不适,还是趁热喝了药才是,凉了怕失了药性。”

锦瑟猛然惊醒,立刻站起身审视自己的衣着,还好只是在书案旁抄经睡着了,衣着不失礼节,但突然的惊吓与起身又惊得一身冷汗,头越加沉重,跌跌撞撞险些站不稳。

玄净一手握紧托盘,一手扶住锦瑟肩头,锦瑟终于停止摇晃靠在玄净身上,淡淡药味萦绕鼻息,肩头不属于自己温度透过单薄的衣物灼热着什么。

玄净待锦瑟站稳便松了手,退后两步轻声解释:“小月姑娘在院里晾晒被子,说小姐在抄佛经贫僧便贸然进了客房,唐突小姐了。”

锦瑟慌忙摇头急声道:“不敢不敢,有劳师父送药,是锦瑟……锦瑟偷懒睡……着了……”锦瑟越说声音越小,双颊绯红、低头望着桌角,手指无措的绞着衣角。

“小姐日夜抄写佛经,身染风寒依旧坚持,令贫僧惭愧。只怕无需几日这古寺藏经阁的佛经就让小姐抄录完了。”

锦瑟闻言抬头望向玄净,只见他嘴角含笑,眉眼隐约的关怀之意,竟有几分久违的亲切感。

锦瑟亦回之以暖笑:“师父莫要取笑锦瑟了,只怕穷极锦瑟一生,也抄不完。

只是这佛门圣地,锦瑟借住于此已多有叨扰,唯恐行有不慎,冲撞了佛祖。”

“佛门本就是渡门,那前殿不也日日不绝香客,小姐要是怕冲撞了佛祖,便可寻了小和尚为小姐引路,除去抄经,古寺处处可修行佛理。”

“谢师父提点,锦瑟上山时,边听闻后院竹林盛是清幽。”

“十里竹林,葱郁清幽。”

“那前日斋菜中的青笋可是那竹林的竹笋。”

“确是取自竹林。”

“他日锦瑟病好可否去的竹林一睹那竹海波澜。”

“自是可以……

只是药以渐凉,小姐是否可以喝药了。”

锦瑟满脑子都在搜索这寺院可还有什么事物可以询问,待到药已凉却,便以这药已凉,药性以失为由,不喝这苦药,可是……

还是被玄净看穿,只见他嘴角的笑意更浓,望着锦瑟愈加和睦,锦瑟踌躇着朝药碗伸出手,因生病而苍白的小脸皱成一团,满脸抗拒。

她怕苦,更怕那浓浓的药味,娘亲去世前日夜汤药不离,这苦涩的药汤似一道催命符,最终将娘亲从她身边带走……

“给……”

玄净从袖袋中拿出一盒松糖递给锦瑟,“小月姑娘与老方丈说小姐怕苦,方丈以甘草入药,苦味定不似一般汤药。这是平时日给寺院小孩子备下的松糖,小姐喝了药若还觉着苦便含一颗在口中,解解苦。”

“谢方丈,谢师父……”

锦瑟接过盒子,打开精巧的小木盒,里面颗颗不甚圆润的松糖散发出甜甜的香味。锦瑟深吸一口气,拿起药碗一口猛灌,药汁才入口便已下肚,随即拿起盒子里的松糖就往嘴里送,当舌尖品尝到松糖的甜方才如释重负的对玄净羞涩一笑。

将自己慌乱放置在案桌上的药碗还给玄净“师父见笑了。”

玄净递上托盘,让锦瑟将碗放入托盘才轻声道:“贫僧倒是觉得甚是可爱。”

说完含笑离去,只留满脸羞红的锦瑟愣在当场,久久不语。

他知道若这话在市井男子口中说出,该是有调戏之意吗?锦瑟摇头,这和尚师父怕是不知,只觉自己这般行径似孩提般,才觉可人。

望着桌上被自己压皱的经文,怕是又要重抄了……

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那一月,初心动,佛门清空自无望……

越是入冬山上寒意越是深沉,锦瑟随小月搬来凳子在院内晒着暖阳缝补着小和尚破掉的纳衣,寺院里几个四五岁的小和尚最是爱闹腾的年纪,纳衣不是被树刮破便是打闹间被撕破。锦瑟与小月便时常帮忙缝补。

才缝补了几件衣物,几个小和尚便来拉着他们往外走吵吵闹闹解释着,却不得要领,四五岁的小孩子本还是懵懂的年纪。两人被拉扯到了竹林边,那里几个稍大些的小和尚背着竹篓谈论着什么。

玄净高高的个子在其中甚是显目,穿过竹叶的阳光婆娑的映在他身上,光彩夺目。

见锦瑟两人一脸无措,便解释道:“小姐前些日子说想看看这竹林,今日贫僧领着这些孩子进竹林取笋,便邀了姑娘一同前往,一月已过,不知小姐是否依旧想进入这竹林。”

“自然是想的,

谢师父……”

锦瑟低身施礼,轻声答谢。一行十数人便朝着竹林深处走去,才行走了不到一炷香时间,幽静的小道上便只有锦瑟与玄净两人。

锦瑟不解的问:“小师父们这是……”

“竹笋在林间各处,自是要四处找寻的,小姐放心,他们时常进林取笋,认得路。小姐要看这竹林定是要去‘望海亭’才能一览竹林风貌,小月姑娘似乎更愿随他们去挖竹笋。”

玄净轻声解释着,脚步不急不缓刚好够锦瑟跟得上他的脚步。锦瑟便也就安心在玄净身后不急不缓的跟着,脚下踩着青青石板,还有石板上移动着的他婆娑的影子。

玄净今年十七比锦瑟年长四岁,锦瑟抬头目测自己的头顶许是才到玄净肩头,心里暗想,自己是还要长高的,到时至少要到他耳际。

郁郁葱葱望不到边界的竹林,鼻翼间萦绕着竹叶清香还有玄净身上若有似无的檀香味,安静祥和的环境,心却格外不安分,咚咚的跳动声似是有只小鹿乱跳。只得小声交谈,掩了那杂乱的心声。

幽静的游道、幽深的山谷、还有那幽默的鸟叫声伴着低声交谈,一切美的有些不真切。

“师父,佛门为何门?”

“佛门,自空门,人生自有清净法身,入了空门自是寻得自我清净法身,离了尘世烦恼。”

“师父,入了空门还能出来吗?”

“空门中来空门去,何为入?何为出?世人自扰罢了。”

“师父,有家人吗?”

“佛自为家,佛法自家人。”

“师父……”

“……”

“……”

悠悠小道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到了‘望海亭’时却忘了走过多少路,看过多少竹。‘望海亭’居于半山,站在亭内放眼望去,碧海滔,连绵不绝,身后竹叶沙沙作响,纤尘不染、静谧深邃,荡去了人们身上那层世俗忙碌的烦躁,获得了久违的宁静与平和。

她望着远方,他望着她。

玄净从小礼佛,此刻看着眼前的女施主竟有几分那大殿神佛的韵态。

佛为何?何为佛?

一阵清风拂过,送来一片竹叶落在锦瑟肩头,玄净将竹叶取下,锦瑟侧身望着他,他将竹叶放于她手。

“这竹叶是竹林送与锦瑟的,还是师父送与锦瑟的?”

“阿弥陀佛……”

是夜,锦瑟不似往日抄经半夜,早早入睡,只是久久未能入眠,鼻翼间总能嗅到淡淡竹叶清香和弱不可闻的檀香,几经翻转方才入睡,迷梦中,淡淡禅语……

人生究竟有多长,人生就在你我之间……

自空门中来,到空门去……

相关专题:小姐 和尚 师父 姑娘

猜你喜欢:

来说两句吧

共有 0 条评论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