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变脸术

变脸术

我要加入 作者: 路峰 [作者入驻]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
来源:文学范网 时间:2018-01-24 14:39:52 阅读:次   收藏本文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80年代未,我有幸在天府之国重庆工作过一段时间,身临其境地领略了巴蜀大地的山川江河秀丽。品尝了鲜美可口的麻辣川菜、重庆风味小吃。深切地感受到了重庆山城特有的风土人情:火锅、夜景、美女。
缓缓漫步在弯弯曲曲、起伏不平、雾气蒙蒙的山路上,如同进入了仙境。重庆人说:“不览夜景,未到重庆。”,等到了夜晚,你若站在江边举目向远方望去,天空上满天的繁星与对面山城上层层叠叠的万家灯火连成了一片,你将会无法分辨,藏蓝色地瀚浩夜空与连绵起伏的青山,是在哪处连接到一起的。江面上,有几窜三角形灯光,像一座座航游天空的星辰,漂浮在水波上缓缓而行。江轮上射出的五彩光芒,倒映在波浪荡漾的江面上,描绘出了一幅独特的山城风景。
在我们住所的不远处,有一条食街。食街上的川味小吃要有尽有,重庆火锅、水煮鱼、酸辣粉、红通通的辣椒毛血旺.......。每到饭口时,食街上空漂浮着诱人酒香、茶香、烟香、浓浓的麻辣菜香。热情的店家们操着浓厚的川语声热情地招呼着路人用餐,招呼声有快、慢,高、低,强、弱之分,相互交汇,好似在一起唱山歌。我们最常去一家餐馆的老板娘是位相貌秀丽的重庆女子,三十来岁,高跷的个子,丰满细腰的身材,白净细腻的皮肤,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时而长发飘飘然,时而,额顶一盘黑发,快人快语、火急火燎。一口地道浓厚的川语,大家都喊他:“漂亮姐”。
一日晚,四人聚餐,不知真是“漂亮姐”的餐馆饭菜味道香美。还是老板娘靓丽动人,大家都是不约而同地到了“漂亮姐”的餐馆,可真是“秀色可餐”啊。
两盘凉菜、四盘热菜上桌,刚要动筷子。“漂亮姐”满面桃花:“四个汉子,不喝上一斤苞米酒了”。四人对眼看看,我迟疑下:“那就来上....四两吧”。“嘻嘻嘻”“漂亮姐”笑了,:“我一个女人家一次也要喝四两,你们四个汉子,怎么也得要喝上一斤的”。“不行,不行,我们酒量不行啦”,我们又相互看看。对面一伙计调侃地说:“老板娘,你能一次喝四两,那我们就能喝一斤”。“好”,漂亮姐爽快的斟满一茶杯的酒,笑道:“你们四人喝完这一斤酒,算我请客了,要是剩有一口酒,是要付一斤酒钱了”。说完,仰脖举杯,咕嘟咕嘟,一饮而尽。
每逢节假日,我就会坐上四面漏风的公交车,晃晃荡荡地到市中心去玩耍。到解放碑看美女,去大阳谷吃火锅,到江边看夜景,要玩到很晚,才返回去。尽情地享受食美、人美、夜景美。时过了多年,但让我久久不能忘却的,确是在重庆大剧院里看过的一场川剧。
说起看川剧,也却属偶然。一周日,吃过了大阳谷里的火锅,来来回回地围着解放碑转悠了几圈,人看人,实在觉得无聊。就顺着道路向右边慢悠悠地晃去,抬头一看是“重庆大剧院”。门口上挂一个大红招牌。《下午2点,川剧:XXXX.票价:甲 乙 丙。》随手摸出一元钱,“来张甲票”,窗口找回来贰角钱。
走进大剧院,剧场里空空荡荡,只有前几排坐了一些老人家,没有一个年轻人,大家都用一种疑惑的眼光看着我,好像是问:“这里都是些老头子、老婆子来玩耍的场子,你这个娃娃子进来做啥子?”
我匆匆坐在一位个子矮小干瘦干瘦的老人家傍边。下意识地向他笑了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得懂我说的普通话,轻轻地向他说了声“您好,您好”。
锣鼓什突然间一下子响了起来,序幕拉开,一阵阵的高腔,猛然间我震得两耳阵阵发鸣,台上武生、秀才、小姐、丫鬟、太太们唱来唱去,唱喊了半天,我一句也没有听的懂。
台上出来一个武生翻来覆去地打斗一番。突然,一转脸嘴里喷出一团火,又是一团火,在台下零零稀稀的一片叫好声中,台上武生左变一副脸,右变一副脸。上变一副脸,下变一副脸,只见他迅速地转过身去,轻轻挥动几下扇子,原本的黄色的脸呼一下,就成了绿色的脸,我还没有看清楚哪,只见他脸一侧,扇子一挥,又成了蓝色的脸,变脸之快就在眨眼之间,刹那间就变幻出十来张之多,看的我眼花缭乱。坐在傍边的干瘦老头,一边鼓掌一边得意的对我说:“这是我们川剧的一大绝活“变脸””。
事过三十 余年,川剧变脸之术的表演,一直记在了我的心里。那个变脸之快,变色之多的其妙之术,真堪称世上一绝。以后,每当遇到突发性变故的人与事时,川剧变脸术表演的情景,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
回头看,大千世界大有变脸之术人,林林种种,举不胜举。略数几种,共赏其嘴脸。
“变脸”人一种:现实中的势利小人,曾经穷途末路,寄人篱下,拍须溜马度日,求于人时,恭恭敬敬,百依百顺。一旦羽毛丰满,拂人于咫尺,拒人千里之外。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以各种理由拒绝曾经的承诺,变换为一副冷酷、尖刻,刁难的嘴脸。
“变脸”之人二种:昨日还在劳动耕作,一知半解地读了几本药书,进了个按摩培训班,见人就讲草药名,懂按摩,会针灸,知药性,讲保健,变换张脸就成了中医大师了。刚刚练个半瓶醋的花架子,借大师的名句,讲大师的名言,卖高深的理论,戴了一副高手的面具,就成个武功高手了。
“变脸”之人三种:变脸的混子,炫耀曾是什么领导,又是哪位老板、权贵的亲戚,狗仗人势、仗势欺人。对上,低头哈腰,百般逢迎。对左右以势欺人、对下,以势压人,笔者就曾遇到过个,从什么局里退下的一位,逢人就炫耀当过什么“局””,遇人就会讲,是大老板的伯、二老板的舅,细一打听,都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事。就像川剧的中变脸术一样,需要的是什么色的脸,那就变成什么色的脸了,无非是,挂个颜色各异的古怪脸谱,招摇过市地吓吓人而已了。
“变脸”之人四种、五种、六种、、、、、、各种各样、许多许多。

佛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时间一到,全都要报”。

相关专题:变脸 老板 漂亮 火锅

猜你喜欢:

来说两句吧

共有 0 条评论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