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阿纳托尔·法朗士的小说《克兰比尔》(法国)

    作者 简单人生

    汝老姆·克兰比尔是个在街上叫卖蔬菜的小贩。因被警士误听为“该死的母牛”被判十五天的监禁和五...

  • 穿越时空,走进诺贝尔的人生之路

    诺贝尔在1896年12月10日意大利的别墅去世,终年63岁。诺贝尔是瑞典化学家、工程师、发明家、军工装备制造商和炸药的发明者。他曾拥有军工厂,还有一座钢铁厂。他捐献出几乎所有...

  •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亨利克。显克维奇(波兰)的小说《灯塔看守人》对一个老人坎坷人生的描写

    当晚,当太阳在地峡彼端沉下,一个阳光辉耀的白天已经消逝,马上就接上了一个没有黄昏的夜晚,那新任的灯塔看守人显然已经...

  • 读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约翰·斯坦贝克(美国)的小说《珍珠》


    黎明很快地来到了,一抹淡彩,一道红光,一片明亮,然后爆发出一团烈火——太阳从海湾里升起了。这是像其他早晨一样的一个早晨。胡安娜...

  •   
      祖母离开我们30年了。30年来,我们对祖母的思念,无时不在,从未停止。回想与祖母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恍如昨日,历历在目;如沐清风,沁人心田。祖母给予我们的深情抚爱,如阳光之温暖,大海之深沉,高山之淳厚,流水之绵...

  • 阅读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泰戈尔的散文《天各一方》


    泰戈尔是印度著名诗人、哲学家和印度民主主义者,1913年以诗歌《吉檀迦利》获诺贝尔文学奖,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亚洲人。
    印度和孟加拉国的国歌泰...

  • 从赣州参加赣南师大76艺术班40年首次同学聚会回到上海不到一个月,就收到王昌逵同学通过微信发过来的媒体报道和截屏图片。他告知我们应邀参加了深圳国宾馆-举行的2016《第七届客家文化高峰论坛》,并在《客家...

  • 我 的 父 亲 作者:卓尔 每当我怀念起父亲的时候,心里就会叹息:这样的事情都有?!这时候,我不愿继续往下想,因为这一切来得太突...

  • 莲姨

    2018-03-06

    大年初三,大姨家里,我们麻将战得正酣,舅妈突然推门进来,说莲姨想来看看。虽说聚精会神着麻将,心底着实期待。和莲姨大抵有十年没见了吧?上次见她,还是在我家门口,记得那时她的家买在世纪欧洲城。莲姨那次并不是特...

  • 暖根―晓静

    2018-03-06

    暖根—晓静 《戏墨堂赋》
    天不老, ...

  • 你幸福吗

    2017-05-08

      你幸福吗      改签了两次火车票,今天,她终于定下了要回家。      车站上,回乘的人流如潮。      在近乎疯狂的人潮中,她像一条毛毛虫蠕动着。六年来,每年的都要回老家一趟,与家人聚一聚。     ...

  •   (内容提要:农村青年夫妻阿才与阿霞,土地强征后,满怀希望进城打工。几年奋力拼搏,历尽艰难曲折辛酸,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泪干肠断,有家难归,魂断邓州。
      (一)
      话说阿才,土地强征后,带着老婆阿霞和孩子发仔,一家三口...

  •   安可无辜的摇着头,你在我面前,不方便去洗澡。   男人视线危险的打量着,从安可极度美丽的精致的脸庞到芭比娃娃般诱人的迷人身材。   安可仍旧是陌生的而又胆怯的语气道“我忘了问,这里是不是你...

  •      (本文采用《旧唐书》的历史依据,书中对辩机和高阳并无确切的描述。)(在《瑜伽师地论》中云:“三藏法师玄奘,敬持梵文译为唐语。……大总持寺沙门辩机,受旨证文……臣许敬宗,奉...

  • 逃离险境

    2017-05-08

      标签:悬疑惊悚、灵异      在我的记忆中,还没有哪年的夏天比去年更酷热了。太阳似火球一般,炙烤着大地,街道两旁的树像病了似的,叶子无精打彩的卷着边挂在枝上,连平日里正处于发情期四处流窜寻找母狗的公狗...

  •   桌上一本相册。   安可看着佣人“这个我可不可以看。”   佣人摇摇头“这本相册是个秘密,除了羽少爷谁都不可以动。”   安可觉得好神秘,但是也不敢多问。   经过佣人的指示和...

  • 用生命歌唱

    2017-05-08

      在逶迤旖旎的嘉陵江畔,有一片茂密宽敞的树林,林子中生活着一群自由欢快的小鸟。
      晨曦初露时,随着一声打破黎明的长啼,小鸟们陆续从睡梦中醒来,它们伸伸懒腰,揉揉睡眼,紧接着便是一阵叽……啾啾&...

  •   
      沉默的安可,坐在床上一动不动,没人救自己,感觉很无助。
      想不到消息这么快,羽乡刚刚知道安可的姐姐富嘉的邀请函。
      这分明是鸿门宴。
      羽乡魅惑的瞧一眼地址,倒是很想看看这个女人,一定要...

  •   水一点点渗透干渴的喉咙的时候,安可被关了几天,没水没吃的,只是有人扶起她,给她灌水,她不知道是谁给自己喝的,只是开心,自己原来没死。      当安可慢慢复苏过来,才努力睁开眼睛,看见佣人那张熟悉的脸庞,怎么会...

  •   
      安可拍着门,大声呼叫“有没有人,放我出去,我真的好害怕,求救我出去好不好啊。”
      任凭如何哭喊,没有回音,饿的没有力气的安可,绝望的坐在地上,看了看四周的屋子有没有其他可以逃掉的出口。
    ...

  • 马二娘

    2017-04-03

    乌河镇的人都知道,马二娘是个苦命的女人。 四十三岁那年,比她大十岁的丈夫刘黑子,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夏天,得出血热病一命呜呼了。马二娘在刘黑子的榻前哭得死去活来。她哀叹两个半大不小的女儿该怎么办?她哀叹他一辈子为了...

  • 鱼腥草

    2017-03-24

      “鱼腥草”这个学名,是近几年我才知道的,在老家,我们叫她“秋稻米”。说起“秋稻米”这么好听的名字,还是很有渊源的。
      
      我的母语是闽南语,邻村的人们是讲温州俚语的。由...

  •   爷爷的野菊花      上个月回家爷爷又给了我一包晒干的野菊花。捻一小撮放入杯中,倒入滚烫的开水冲泡,慢慢地一股浓浓的带着野味的菊花香气扑鼻而来。      喜欢上野菊花还是去年回家的时候,偶然间喝...

  • 玉之美

    2017-03-24

    琳琅满目的饰品中,我唯独喜欢玉。“玉,石之美者,”经过千年的积累沉淀磨砺与精雕细琢,玉,带着它独特的气质风韵款款走来。每次逛商城,眼光总是不由自主地飘向玉石专柜,玉,与我有着不可抗拒的魅惑。
    ...

  • 雾语情心

    2017-03-24

      语心      啊!忽然想起,秋已深,初冬迎。苍山寂穆中,翠观黯仍沉。      曾几何时,家乡的天空中,暮烟晨雾,是多么的虚无缥缈,娇妍炫幻!或溪沟、或峰巅、或河边、或坡间,是那么的晶莹、透彻,仿若故乡人的心境,山...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