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蹉跎,时光,恍如白驹过隙,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如果不曾记错,这应该是你,离开的第三百五十八天了吧,仿佛像做梦一样,不知不觉的,我们便成为了彼此的路人,从此相望无期,生死成迷。――题记文/姜吉钰总以为,过去了这么久,我可以把你忘了的,可是...

  • 二十年

    2017-12-07

    三月本应该是春意盎然,万物复苏的季节。小草应在这时发芽,鲜花应在这时绽放。但今年这生机勃勃的景象却没有如期而至。20年前我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季节,那一年、所有的植物在这个季节里有了新的生命,开始它们又一年的旅程。而我也因为生命的开始而行走在我...

  • 一花凋零荒芜不了整个春天,一次挫折也荒芜不了整个人生。然而想的太多,会寂寞;没有可想的,会孤单。 ――――(题记) 人生的三大遗憾:不会选择;不坚持选择;不断选择。不知不觉的一年的冬天又如约而至,看着街头涌起的人群,茫然的弥望路边的 大树,看...

  • 飞蛾和猎豹

    2017-12-07

    飞蛾裸着身子,趴在床上辗转反侧:真佩服那些姑娘!大雪天踩着高跟鞋,健步如飞,在大马路伢子上还不忘和男友练个kiss。而自己则穿着平底鞋都小心翼翼得,还使劲抓着栏杆,生怕来个人仰马翻,更糟糕的是老不由自主得幻想自己这胶原蛋白不多的脸一不小心被清洁...

  • 帘卷秋风,染一片西窗。用秋月的眷恋,酝酿一壶秋香的岁月,品秋,思秋,念秋,读秋,懂秋,在红尘深处…… ――题记品秋,一叶,一树,一林。缠绵秋色,缱绻罗衫。一卷秋诗醉云,一幅秋图追风。抬头望大雁南去寻情侣,俯身观锦鲤戏水舞恋人。用一江的烟雨,...

  • “欣桐,你手真冷,就像一块冰。” “你手热就行,这样手心温度,恰好。”...

  • 你在何处

    2017-12-07

    季节仍是往年的季节,今夜却已不是往年的今夜。不由的记忆又让我推开岁月的窗,往事历历 繁花落尽,让时光从中悄悄的流走。转眼,往事都变成了匆匆过客,一些过往和风景,都成了烟云!听秋风也觉得哀愁漫天飞舞是简笔道不尽的。有时我会问你在何地?可是不会...

  • 母亲之死

    2017-12-07

    我家住在大山里的一个角落,因为家里贫困,我又是个女孩子,所以,念了个小学就没再念书,一直跟着父母下地务农。黑灰色的瓦片和硬泥土组建起来的房子,已经经历了十多年的风雨;在房顶好多处的瓦片都碎掉了,父亲将蛇皮袋剪开平铺,然后上面放上干枯的稻草,...

  • 暴力爹,疯子娘文/布衣粗食他住在一个边远的小山村,身高只有一米五七,肩膀还明显向右倾斜着,他36岁的时候,才娶妻。按照当地村民的说法,他这是捡了个女乞丐做老婆。也难怪,他的新娘是个又聋又哑的丑女人,身材矮小,头脑痴呆,“依依呀呀”发出声音的时...

  • 耷拉的身影几浅相思的痛荷原来,侬终老也只不过是这枯叶一梗那纯纯的酣眠中又是谁曾装饰过这最初的清梦般般柔情这寸寸臆想刻又是谁愿置于那尾枯梗与你暮暮朝朝不老天荒万般柔情千逸情思不忍离去也不愿离去那侬又可曾知道此刻,它多想让你重新鲜活起来哪怕只...

  • 本文属于连载,,,未完待续,。,...

  • 晚来弦萧瑟,知秋一叶落,谁人付心谣,不觉风月冷,遍觅天下人,不曾有真君。从你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就该知道有一天你也会离我而去。王某天资浅薄,这些年勤学苦练,称骨算命,胁鬼问祖,燃阳寿算天机,却看不透天机不可测,世道轮回不可逆,王某有愧于你。柔...

  • 扎不扎心

    2017-12-07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个场景,当你想起我的时候,你会和我说:好久不见吗?...

  • 葬爱,凄美

    2017-12-07

    碎忆如痕半生缘;曲终人散花季了。――题记红尘为谁醉,花落又谁家;红尘本无罪,何以总心伤。伤痕,未曾离去;碎忆,依旧如痕。花谢了,还会再开;雨停了,还会再下;心碎了,还会完整?孤星赶月,泪了,却也累了。千年的雪,雪葬了谁的爱;千年的冰,冰封了...

  • 那晚的相遇

    2017-12-07

    那晚的相遇文/布衣粗食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胆小的人,特别是在黑漆漆的夜晚。那天,我从东莞坐火车去武汉。因为再过两天就是清明节了,坐火车的人很多,我只买到了站票。火车刚刚离开东莞站,我便挤到了餐厅车厢里。依据我多年坐火车的经验,只要你愿意在餐...

  • 带双胞胎的艰辛与幸福...

  • 岁月悲凉

    2017-11-20

    每当夜幕低垂,群峰如墨染一般,我听到窗外落叶沙沙坠落在屋檐下的声响,那是岁月的轮回,秋的萧索。 冷风侵袭着窗棂,我听见满地的黄叶拥挤在一起在风中翻滚,再翻滚,不知堆积在那里? 光阴荏苒,时间浪费了再浪费,蹉跎了再蹉跎。我在黑夜里看着它,它无...

  • 不是一些人和事,都经得起等待,不是因为等待,所以一些人与事都会到我们的身边来,我们都无法预料明天会发生什么,正如我们无法预料下一刻,我们的世界将如何变化。...

  • 生命里的回忆,那些岁月留下的痕迹,点点滴滴,都在刺痛着什么。朋友告诉我,他曾经看到的一句话,人若想要提升自己的品味,就要定期扔掉自己的衣服。我似乎赞同了他的说法,学着尝试。 第一次丢掉了不再穿的衣服,我翻出了那件白色的外套,犹豫了很久,想要...

  • 柿子树红了

    2017-11-09

    大学毕业后,她在大城市里打拼了多年,好不容易借出差的机会,回到了偏僻的小山村。在蓝天白云的背景中,很远就能看见,看见小村庄那几颗醒目的子树,红红的子坠饰在树枝上。 小的时候就是在那里,和发小相互投掷子,一想起这嬉闹的场景,她就格外的兴...

  • 永远的你...

  • 生活,错过

    2017-11-09

    生活好像总是在错过,当别人为你痴心绝对的时候你却留恋它处的风景,现在你想天长地久了,却发现再也找不到对的人。...

  •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曾经给自己一个小小的承诺,将来要将戒指亲手为心爱的人戴上无名指,你的出现以为可以实现这个小小的心愿。 ― °落雨流觞._____(人名或昵称写在前面)你的冷漠粉碎了我整个世界,只能在无尽的夜里思念着你。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你永...

  • 留在故乡的童年文/布衣粗食我从不敢在人面前炫耀童年的幸福快乐,在我记忆里的童年,只有苦难,只有悲伤。我还在三岁多的时候,生父就意外过世了,那时候,大哥四岁多,大姐七岁,母亲以种水稻为生,学着男人的样子,把生父留下来的犁耙架在牛身后,挥舞着竹...

  • 牛的坟

    2017-11-09

    牛的坟文/布衣粗食那头公水牛是分田到户的之时,继父从生产队牵来的。水牛大眼睛、大耳朵、高鼻梁、方下颌。水牛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还是个半大的牛犊子,刚刚学会犁田。生产队分牛的时候,继父一走近它,它就用鼻子拱继父的脚踝呢,继父笑眯眯地抚摸着牛的...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